Gruetzner

BearingNews

467 POSTS 0 COMMENTS

A Deep Analysis of China Bearing Manufacturing Industry 2019-2020

 2019 was an unusual time for the Chinese bearing industry. As the trade war between China and the US became more hostile, the industrial...

Hangzhou Qogori Technology at China Bearing Expo

 Q1: What is your main product? (please give us one single product and id/od range)?A1:We K2 Tech specialize in the visual inspection machine, for...

Dalian Xing Lun Bearings at China Bearing Expo

 Q1: What is your main product? (please give us one single product and id/od range)?A1: Our company's main product is standard bearing (16.Inch-Size tapered...

ZWZ Group is Expanding Global Distributors Network

The Superior Quality Bearing Manufacturer of China is looking for New DistributorsZWZ Group has been the backbone of China’s bearing industry since 1938 and has...

Chinese customs intercept another batch of “Counterfeit Bearings”

 The Customs Service of Lianyungang County (Jiangsu Province, China) has detained 40 bearing sets with the SKF logo printed on the outside of the...

轴承世界的复苏之路

 和很多行业一样,随着新冠病毒的广泛传播,世界轴承业受到了重大打击。虽然之前专家们普遍认定全球轴承行业定要在未来几年内实现增长,跟随着整个社会的脚步全球轴承行业的发展在疫情爆发后陷入停顿。根据《财富商业洞察》的一份报告,2018年全球轴承市场估值为394.6亿美元,并且未来前景一片光明。就在在新冠使全球陷入停滞之前,轴承市场预计每年会平均增长3.6%,使得2026年的市场达到524.4亿美元。然而,在全球性经济衰退可能来临的阴影下,航空航天、汽车、采矿、建筑和制造业等其他行业情况会给轴承行业的复苏带来种种阻碍。有一点是肯定的,全球轴承行业的这次复苏不会很容易。但同时我们也应该注意到牛津经济研究显示,随着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世界的复苏,长期来看全球GDP稳步增长这一趋势应该将继续下去。总体前景 展望未来我们认为一方面如果新冠真引发经济严重衰退(进而引发另一场金融危机)的话,全球GDP可能要到2023年底才能达到病毒广泛传播之前的水平。另一方面如果科学和技术让我们对病毒的了解和控制有足够进展,让世界很快恢复正常(而且不会有第二波疫情爆发),全球GDP很可能在2021年第二季度就会回到正轨。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一份白皮书指出,尽管过去世界上也曾发生过类似的灾难,但没有一次比新冠病毒产生的影响大,部分原因是该病毒正在对所有经济体产生影响。报告还指出,“以前的危机通常集中在一个行业或一个地区,但新冠病毒是一个全球性危机,影响了全球75%以上的制造业产出”。这无疑会对轴承市场产生连带效应。根据《财富商业洞察》的数据,2018年全球商用飞机收入约为1911亿美元,且预计每年增长约2.93%。这将导致民用飞机制造业的良好增长,以及增加对动力传输和轴承产品的需求。然而,航空巨头波音和空客正面临相当大的阻力和困难,因为全球范围内的大规模隔离措施使得世界大部分地区人员流动陷入停滞。据统计2020年第二季度中每日国际航班数减少了87%。最近刚裁员1.5万人后,空客公司首席执行官Guillaume Faury说其公司 “正面临着这个行业有史以来最严峻的危机” 。因此,据牛津经济研究院报道,2019年第四季度至2020年第二季度,航空航天行业的制造产量下降了25%。与此同时,轴承行业同样非常依靠的汽车制造业的生产也下降了37%。除此之外,其他一些为轴承行业提供大宗需求和收入来源的行业的产量也出现了非常滞后于其之前计划和预期的情况。这其中包括电气设备行业,根据牛津经济咨询的数据,该行业的产量下降了13%。另一方面,工业机械行业的产量也下降了12%。而根据阿里斯顿的研究,全球精密零件市场规模预计在2021-2025年期间将会增长10%。此外,还有金属和金属制品行业,其产量也下降了8%。然而我们也看到“2020年1-5月全球需求为986万吨,比2019年同期的961万吨要高。据世界金属统计局的报告,中国2020年1-5月的需求量为532万吨,比2019年同期的前5个月也高出9.8%。与此同时,在受新冠广泛传播影响的关键行业中,食品饮料行业似乎受到的影响最小,其产量仅下降了4%。由于全球需求的下降实际上不仅仅是由新冠广泛传播引起的,因此就算未来新冠影响结束,这种需求欠缺的情况也可能要持续一段时间。此外,区域性冲突和其他高与国间敌对行动的增加,以及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再加上政治和监管的障碍,如增加税收、关税,都可能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造成需求继续下滑。未来展望 我们应该看到虽然一些细分行业的营业收入下降超过40%至50%,在全球因疫情而进行的隔离及各种社会活动限制期间,轴承制造和分销市场的总体数据仅下降了20%至25%。更好的消息是,有关数据显示轴承行业的需求几乎已恢复到封锁前的水平,尤其是在分销商市场方面。虽然新冠病毒已经严重扰乱了行业和市场,在其广泛传播之后新的业务机会也正在出现。一个好的迹象是,新型及各种小型轴承、动力传送公司正在成立,这是对轴承行业迅速复苏和未来潜力充满信心的明显表现。与分销商市场的明显反应相比,各地政府已经和即将采取的与疫情和振兴经济有关的举措以及法对规轴承制造业的复苏和发展的影响会更大。由于这点在目前来看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因此我们还无法确定未来轴承制造商的增长是否可靠。看清轴承行业的方向,我们不但要考虑整个轴承行业的综合情况,也要考虑特定行业的特有情况,包括目前的混乱和未来前景。例如,汽车制造业(在新冠广泛传播之前就已经开始)的持续动荡和变革很可能对某些特定的轴承类型产生重大影响。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推出无碳排放政策来应对人们日益关心的气候变化问题,企业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电动汽车的制造上。因为电动汽车需要的抗摩擦部件更少,这会导致对需要对这些抗摩擦部件进行加工的机床部件需求的减少。与汽车业相反,在全球范围内还有其他行业,如食品加工、农业、维修、医疗设备、电气设备和机器人等,其需求预计将大幅增长,从而对维持轴承行业的发展作出贡献。虽然目前对世界轴承市场的增长前景的预期不如病毒广泛传播前那么高,世界经济和行业复苏的第一个迹象已经标志着新时代的开始,因此我们预计轴承行业的形势将迅速改变。未来,制造商将需要根据不断变化的市场格局和消费者新的消费需求趋势,集中精力开发更多定制轴承和小批量、高利润的产品。在病毒结束后的一段时期内,由于需要继续发展各自的基础设施中国、印度尼西亚、越南、印度和泰国等亚太部分地区对建筑、能源和工业设备的需求仍将不断增加,从而世界经济增长还将继续。比如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快速发展会带动越来越多滚柱轴承的需求。与2019年相比,亚太地区能源行业零部件需求在病毒传播期间略有增长, 而水上运输及其他海洋和水上产业基本保持不变。因为已经构筑了更为成熟的行业基础,北美和欧洲将继续为世界经济和轴承行业的进一步发展和增长作出贡献。在数字化的推动下,这些地区将增加对用于高科技和设备的定制解决方案和相关产品和行业的投资。我们对欧洲和北美公司的主要预期是,它们将从新冠广泛传播前的以效率为重点的体系转向以弹性恢复力为中心的体系。转向弹性恢复力为中心的体系的最大结果将是恢复和进一步优化供应链,并在以后如何全球化方面采取更加谨慎的策略,更注重风险的防控和应对考虑到当前病毒的广泛传播,您预计短期内全球轴承制造商的业务前景如何?轴承是各种旋转设备和机械产品的心脏。它在各个行业和工业领域的广泛应用使其成为一种非常通用的供应零部件,因此其发展与全球工业产出具有很强的相关性。目前病毒广泛传播导致世界范围内工业活动萎缩,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减少,从而导致需求的减少了,进而减少了制造商的轴承产出。经济复苏的速度(预计从明年开始)将决定轴承制造商全球产量的恢复。为了减少动荡局势和各种未知的影响,世界轴承制造商可能会谨慎地分阶段重新开始生产和恢复产能,集中精力采取强化的降低成本措施,并通过增加生产的灵活性来缩小需求与生产之间的差距,并捕捉市场新的需求和增长点带来的收益。 有效管理这种情况的关键在于公司如何能够支持其关键供应商、分销商、已经他们自己的员工,并在病毒广泛传播期间确保安全运营和供应链的可靠性。新冠对全球工业轴承经销商业务有何影响?全球工业轴承经销商行业是一个高度分散的市场,疫情之前已经大多在激烈的竞争和不断减少的利润中挣扎。新冠疫情进一步减少了需求,从而使轴承分销商的“库存期”(或存货周转天数 DSI)突然激增,加剧了轴承分销商的困境。许多小型分销商现在挣扎着应对现金流动性的挑战,并试图利用政府拨款和支持在各种不确定性中维持业务和运营。规模较大的经销商则集中精力开发在医疗设备、食品加工和卫生产品等在新冠疫情期间的几个月中出现了异常增长的行业。规模比较大的轴承分销商正在做什么计划来度过这些不确定的时期呢?工业行业分销商可以计划采用以下策略来应对不确定的市场情况:专注于成本削减和增加资金流动性(库存、应收账款等资产的变现能力,应付账款的延期能力等资产变现能力)的管理 在新冠疫情的背景下抓住高增长区域和机会 进一步分析和优化“客户组合”和“产品组合” 建立“增值服务”而不是“毫无特色的简单产品销售和转手贸易”的能力 采用数字化和加速新技术的应用与全球形势相比, 印度以及其各工业领域的前景如何?印度抗击新冠疫情的斗争很具有自身的特色。政府采取的限制人们活动的行动比许多国家早得多。但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我们看到病毒显然正在大量而迅速地传播。由于人口密度高、公共卫生基础设施薄弱而已经负担过重、非传染性疾病高发以及有可能通过数代同堂的家庭生活方式从年轻人传染给老年人,与世界大多数国家相比,印度面临着更高的风险。印度的居家隔离等针对疫情采取的社会限制措施带来的经济影响是巨大和前所未有的。仅仅一周之后,三月份工业生产同比就下降了16.7%。制造业方面,采购经理人指数(预测近期经济活动的指标),4月份缩水创纪录,5月份几乎没有改善。虽然6月份出现了一些缓慢复苏的迹象,但远未接近新冠之前的水平。这种情况使印度制造业陷入紧张局面,因为制造业几乎占印度国内生产总值的20%,而其中50%来自汽车工业。其实在疫情之前,印度汽车行业就在费力应对销量下降15%以上、减产5%至10%的局面啦。这种情况对微型、小型和中型行业来说是一个更巨大的挑战,因为由于自身财力本来就薄弱而生存力较弱的这些企业受到不确定性影响就更大更严重。印度经济的未来将直接取决于如何管理好新冠局势,以及印度能够多快地抓住全球形势所带来的机遇,包括将自己打造成一个可靠且具有成本效益的全球制造业中心。印度工业轴承分销商业务近期的愿景是什么?因为传统工业增长领域的需求正在萎缩,印度工业轴承分销商将在制药、医疗设备和食品加工等行业寻找新的增长点,以弥补交通行业(汽车、航空和铁路)需求疲软的问题。优先级将从“大批量、低利润率”的业务转移到“小批量、高利润率”的业务领域。但是短期内也不能排除出现低价恐慌性抛售的可能。由于政府和社会“印度制造”倡议和要求更加急迫,印度国产轴承相对进口轴承将会受到更多青睐。考虑到可能影响到自身在印度本国业务的不确定性和地缘政治形势,印度分销商也可能重新考虑其所售产品的“品牌组合”。经济压力可能会导致经销商和客户之间的合同重新谈判和经销渠道的变化。无意在目前不稳定的情况下能够顺利度过风险的分销商将在新冠之后的恢复阶段中获得巨大收益。还有什么其他与轴承业务有关重要观点您愿意分享吗?在这个大考时期,恢复力是最重要的领导特质。能够通过建立一个有包容性、由可信赖的供应商、分包商、积极进取的员工和满意的客户组成的具有凝聚力的网络,做出正确的决策来推动企业的发展的领导者将会建立一个可持续企业组织,并在危机后出现的高速增长中获益。寄语中国轴承企业(杨文生):面对更多挑战包括轴承在内的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要加快。“行动了是找死,不行动是等死” 是许多企业的纠结之处。企业到底如何找到转型升级的突破口来应对成本上升、劳动力短缺等传统挑战及贸易摩擦和当前疫情的新型挑战呢?我一直认为关键突破口在于完成从价格取胜到价值驱动的经营理念的转型升级。虽然从广义来讲价值这个词汇本身的学术和字典定义很模糊,制造业企业可以给客户提供的价值却可以很具体地归结为四类,即: 1) 帮助客户提高其产品的市场售价;2) 帮助客户更快完成市场订单;3)帮助客户降低总运营成本;4) 帮助客户降低采购价格。“四个价值论”这告诉我们一方面制造企业只有在这四个领域为客户做出贡献,解决问题,才能给客户带来真正的价值,受到客户认可。另一方面,如果企业只能在一个领域为客户做出贡献,那只是只抓住了1/4的机会。现实中大多数中国制造企业一直仅能在价格一个领域为客户做贡献。一旦丧失这一领域的优势或者市场需求重点从价格转到其他领域,企业危机四伏是很顺理成章的事情。比如,现在许多海外关键企业最急需的是敏捷反应、或迅速开发市场急需的抗疫物资和保障医疗、食品、能源等特种行业的订单更快交付,而不是降低成本。中国轴承企业针对目前疫情企业需要加强研究如何在四个领域满足客户的需求、提供相应的价值,以及如何让客户认可价值。 其中一个方面是需要从简单销售转变为更重视业务发展。轴承出口厂家一定要深入了解产品在国外的最终应用和销售渠道。比如,同样是小型深沟球轴承或相关零部件,要看是否会用到急需的电力、医疗设备或制造PPE(个人防护用品)及和疫情相关药品的设备。同样是电器产品应用,要看是供应给线上销售公司还是实体店。情况不同,订单的持续性、增长能力及保持良好价格的能力会大相径庭。不仅要了解自己的直接客户,还要一直追踪到产品最终在海外市场的应用。在疫情期间和恢复期其他被各国政府特许继续运营或鼓励发展的 “满足基本需求的商业”或是“关键生产和基础设施”的行业和相关企业,应该成为出口企业优先争取和确保交货的重点对象。作者: Thomas Johnson, 轴承新闻杂志编辑 Vikas Manral, 公司理事兼首席营销官 Vincent Yang,...

ZWZ wins patent award for 2 of its projects

 Liaoning Province released the list of the first patent award winners, ZWZ was shortlisted for two patents. “Double Axle Structure Combined Bearing” project won...

Rolling bearings for cereals rolling mill

  RKB: the Swiss Premium-Class Bearing Manufacturer The RKB Bearing Industries Group is the Swiss manufacturing organization which has been operating in the bearing industry since...

利勃海尔( Liebherr)与中国领先的风力涡轮机初始设备制造厂 签署合作协议

 This article, press release or announcement is translated from BearingNEWS publications or from China Bearing Commercial Community (CBCC) sources.在中国北京国际风能展上,Liebherr Components与中国领先的风力发电设备制造商—明阳智慧能源签署合作协议。根据该系列制造合同,利勃海尔将向客户供应大量主轴承。这将进一步确保明阳智慧能 源在中国市场取得长期业务成功。 “双方 望在陆上和海上风力发电领域实现更广泛的合作,”Liebherr Components...

最新一轮美国301关税的排除清单揭晓,利好中国轴承行业

 得益于近来中美双方就贸易摩擦展开的谈判和所取得的谈判进展,中国轴承行业受301关税的影响已经逐渐减少。2019年9月20日,美国《联邦公报》发布了新一轮的301关税排除清单,公报编号84 FR 49564。它包含310项排除项目,其中有17项涉及轴承相关产品,占每年中国输美轴承总金额的35%。加上2018年12月已被免除关税的球轴承产品,目前被301关税排除的轴承产品金额已达到全部输美轴承产品总额的68%。中美贸易专家David Hull先生将于10月25日在PTC ASIA亚洲动力传动展的轴承大会上分享更多细节,具体时间和地点请前往下载轴承大会日程表。2019年9月20日,美国《联邦公报》发布了新一轮的301关税排除清单,公报编号84 FR49564。它包含310条排除项目,其中有17项涉及轴承产品(所有HTS编码为8482开头的球轴承和滚子轴承)。我第一时间对这一进展进行了研究和分析,并发现这对于中国轴承行业来说可谓一大利好。据我个人统计,继2018年12月大部分球轴承产品被301关税排除之后,这一轮新排除清单使得被排除的中国轴承产品总价值达到4.5亿美金,占价值6.65亿美金的输美轴承产品总额的68%,超过2/3。2018年12月的排除清单中包含的绝大多数是外径>9mm、≤ 100mm的单列球轴承,而本次清单的不同之处在于,它包含3个HTS编码大类下面的11个10位编码小类(注:中国使用8位HTS编码,而美国使用10位编码,301关税清单也是按10位编码细化)。并且本次排除的涵盖范围更为广泛,有些是包含某个10位HTS编码的全部产品,有些则是某个10位HTS编码的某一个具体型号的产品。 而在此之前的排除清单中,10位HTS编码小类下包含的排除范围通常会受到产品尺寸、价值、或二者皆有的限制。本轮排除清单包含了圆锥滚子轴承、角接触球轴承、双列球轴承、球面滚子轴承、未经磨加工的球轴承,和推力球轴承。其中圆锥滚子轴承的总价值最高,占比约为本轮排除清单总价值的1/3。本次《联邦公报》公布的排除清单中,关于圆锥滚子轴承产品的描述如下:外径尺寸>102mm且≤203mm、价值≤9美金的、成套出口的圆锥滚子轴承内圈和外 圈组装件 未跟外圈配套、但其配套外圈的外径尺寸≤102mm、单独出口的圆锥滚子轴承内圈 组件 未跟外圈配套、但其配套外圈的外径尺寸>102mm且≤203mm、单独出口的圆锥滚子 轴承内圈组件 未跟外圈配套、但其配套外圈的外径尺寸>203mm、单独出口的圆锥滚子轴承内圈 组件可以说所有单独出口的圆锥滚子轴承内圈组件都已经被排除在301关税清单之外;外径尺寸在102mm到203mm之间的内外圈配套组件也已经被排除。本次《联邦公报》公布的排除清单中,关于其他类型轴承的描述如下:内径尺寸>20mm、外径尺寸≤300mm、宽度>15mm且≤100mm的双列球面滚子轴承 内径尺寸25mm – 55 mm、外径尺寸50 – 95 mm、厚度20 – 35mm的角接触球轴承。 这也是金额较高的一组被排除产品。 在2018年12月的单列球轴承排除清单的基础上,本次增加了外径≤9mm且价值≤1美 元的单列球轴承 价值≤4美金的未经磨加工的球轴承 价值≤2美金的推力球轴承滚针轴承和圆柱滚子轴承的形式暂不乐观,目前看来只是某个10位HTS编码条目下的某一个型号的产品被排除,并没有像球轴承和圆锥滚子轴承一样被大规模免除301关税。若想充分利用301关税的排除清单,我们不仅要严格遵循海关编码HTS的规则,更需要充分了解美国所使用的10位HTS编码小类的详细规定和要求。美国《联邦公报》中可以查询到更多关于301关税排除清单的详细信息。作者简介: Dav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