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uetzner

Tag: 采访

斯凯孚公司与里卡德·古斯塔夫森步入新时代

轴承行业领导者斯凯孚近期欢迎了里卡德·古斯塔夫森先生加入公司并担任集团首席执行官和总裁。BearingNews《世界轴承新闻杂志》的编辑团队有幸与古斯塔夫森先生坐下来坦率地讨论了他的新角色。这次独家采访为各位读者提供了一个宝贵机会来直接聆听这位业内重量级新领袖的心声。古斯塔夫森先生为斯凯孚带来了广泛的专业经验。他曾在多家知名组织担任领导职务,其中最著名的一段经历是担任SAS(北欧航空公司)首席执行官长达十年之久。现在,凭借已建立的对轴承行业的敏锐理解,古斯塔夫森先生对当前趋势、目标、及未来洞见进行了分享,其中尤其注重技术的应用、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以及驾驭当今快速发展的世界的能力。问:首先,我们要祝贺您任职斯凯孚的新职位。可以做个自我介绍, 告诉我们更多关于您的背景吗?我很高兴成为这家非常具有标志性、分支遍布全球的公司的一员。我是学工程的,1989年毕业于瑞典的Linköping技术大学。毕业后加入了当时的安德森咨询公司(Anderson Consulting),现在这家公司被称为埃森哲(Accenture),并工作了7年。之后我加入通用电器GE和通用电器GE金融,任职十年,担任了不同的职位。再后来我成为了斯堪的纳维亚本地一家名为Codan/Trygg Hansa的财产和意外险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并花了7年时间经营该公司。之后我又被招募来领导本地区的旗舰航空公司 - 北欧航空公司SAS,工作了10年。2021年6月1日我加入斯凯孚,感到非常开心,对我来说这既是一个新的公司又是一个新的行业。对于范围1和范围2,斯凯孚将在2030年实现整体净零排放。现在我们的一些设施其实已经实现了净零排放,比如瑞典哥德堡工厂。对于范围3,我们的目标是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问:您在SAS北欧航空公司开启的可持续发展举措被公认为整个航空业新时代的起点,让人印象深刻。我们是否可以期待轴承和动力传输行业也会出现类似的趋势和变化?我当然希望如此。实际上任何行业都需要尽一切努力将企业和业务转变为更符合社会可持续的需要,而我将尽我所能确保斯凯孚被视为业内这方面的领导者。其实我们已经在为此做很多事情,并且为自己设定了雄心勃勃的目标。对于范围1和范围2,斯凯孚将在2030年实现整体净零排放。现在我们的一些设施其实已经实现了净零排放,比如瑞典哥德堡工厂。对于范围3,我们的目标是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这所以需要更长时间是因为绿色钢铁需要更长时间发展和改造。另一方面我们的产品也在很好地在这个方向服务于我们的客户,帮助他们将业务转变为更符合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需要。因为轴承的核心就是提高动能转换效率和减少摩擦,我们在可持续发展方面支持客户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创新则是我们的手段。我对公司现在的轴承再制造业务感到兴奋,因为它创造了一个再利用循环,而非只是购买和制造。可以重新制造轴承,我觉得这真是令人兴奋。我也高兴地看到斯凯孚在磁悬浮轴承等领域拥有领先的技术。磁悬浮轴承是氢转换的关键,因为其过程要大量压缩,而磁悬浮轴承非常适合压缩所需的高速旋转。总之我们一方面在内部做了不少事情,另一方面也通过产品帮助客户在可持续发展方面取得进步。我这个答案很长,但简而言之是“对”,你应该会看到同样的结果。问:在未来几年中,您将用什么策略让斯凯孚实现盈利增长和可持续发展?我们已经在进行一个相当全面的战略回顾及反思,并计划在2022年初宣布结果。简单地说,我们以全局的高度审视了目前业务,并研究了相关大趋势对客户的影响,以及随之而来会对我们造成的长期影响。 我们正在仔细审视业务组合,了解各部分的盈利能力和潜力,并将在此基础上阐明未来的战略。尽管不能在这里详述,我可以分享一些应该会被包括的关键部分。我们认为某些行业在未来几年可能会非常快速增长。当然,我们会参与到这些行业。这些行业大多数都在某种形式上与正在进行的向更可持续的未来的转变有关,如风能、轨道交通、电动汽车等等。所以,我们肯定是要在这些领域发展的。我还认为在很大程度上我们的战略会确保整个供应链的数字化连接。这将是接近客户以及进一步接近客户需求的关键所在,我们非常明白这一点。 再有就是一个我们几年前已经开始的历程以及看到的趋势,称之为“本地区为本地区”,即本地化。为了在相当程度上接近不同地区的客户,公司需要有相应的生产供应布局,这也将是我们未来发展的一部分。 我再次希望各位耐心等待我们将于2022年2月初提供的更全面信息。我们确实看到斯凯孚未来发展有不少令人欣喜的机会。问:目前制造业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短期内明显可预见的挑战包括物流问题及成本的上升,在经历了原材料问题后,能源成本也在凸显。不同地区的物流成本都极具挑战性,现在我们看到劳动力成本也在增加。这些战术上的东西以及交付给客户的能力是我们每天都在努力解决的问题,希望这些都是短期的。从长远来看,有几个关键的事情我们需要做好,其一就是我提到的改变生产供应布局,让我们在每个地区都有相应的生产供应能力。这不仅仅是生产能力的问题,也是要建立非常强健的供应链问题,在计划运营的地区以强健有效的方式采购到整个供应链所需要的物料。 重新建立相关能力是大多数工业公司在未来几年所需要做的一项巨大工作。问:您认为欧洲、美国或其他地区的制造业回流是否将加速?总体来说是的,但这取决于你的起点,不同企业情形可能不太一样。对斯凯孚来说,我们在欧洲的生产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相当多的工厂,生产出的产品也用于供应其他地区,因此面临的挑战将是如何进行自动化,以及整合产能。而在亚洲或北美等其他地区,我们既要关注整合产能,更要建设新的产能以取代部分欧洲进口,使供应更本地化。总之,因为出发点不同,旅程也会不同。数字化将成为现实,而不会仅仅是一个时髦词而已。问:新的技术创新正在前所未有地创造更集成的系统,生产自动化、节能和机器学习等多种好处。您如何看待这一趋势未来几年的发展?这将如何塑造制造业的未来?我确实看到这将极大地改变一家传统制造公司。 如今,当走进一个已经升级到最新技术水平的工厂,你会看到一个完全自动化的环境,很多机器人,并且很难区分传统的蓝领和白领工作。区别之所以模糊,是因为在生产线工作的同事主要是监控整个数字流程,对设备进行数字调整,而不是在机器上传统地“干活”。这是一个新起点。展望未来,我认为人们将看到更多的传感器进入这一领域,让我们在整个制造链中收集大量数据。如何利用这些数据对于预测性维护、质量提升等方面都会很重要,这将是关键所在。与可持续发展相关,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追溯性将成为关键。你需要对最终产品进行标记,以完全了解该产品组件和一直到钢材的碳足迹(CO2),并进行审计跟踪,了解其制造过程、时间、批次等。这是其一。 我之前提到的关于轴承再制造将会变得更重要,我们将整合这些循环。利用向客户提供的传感器,我们应该能够以更智能的方式提供预测性维护,在他们生产线有计划停机进行维护时进行再制造,从而避免在客户生产中出现未计划的停机或中断。再次强调,数字化将成为现实,而不会仅仅是一个时髦词而已。 我们如何真正利用数据并将其集成到整个产品价值链以及自身的生产线中将是非常重要的。